Lizards Can't Fly
關於部落格
—they EAT flies.
  • 9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鋼管女郎的最後一夜

紫色皮馬甲、黑色吊帶網襪,包不住她年輕的身體;
藍色眼影、金色亮粉,遮不住從濃妝下悄悄透出來的稚氣;
剛結束一場表演,晶瑩的汗珠滑過頸子上紋著的那朵玫瑰。

西裝油頭的男子,丟了個厚厚的信封在梳妝台上。
這是說好的。


女孩一臉木然,彷彿什麼也沒聽到,
輕輕吐出一縷白雲,眼神的焦點,放在好遠、好遠的地方。


加上之前的,應該夠啦!
................
我還真捨不得放妳走,妳天生就是吃這行飯的。
  妳再多做幾年,幾個賭鬼老爸都贖得回來。

................
真的不再考慮多留一下?


女孩忽然轉過頭來,眼神冷得像冰。


你給我聽好,」女孩冷冷的說,

我受夠這種日子了,我再也、再也、再也不要脫了!










對,她說的沒錯,

我受夠這種日子了,我再也、再也、再也不要拖了!


(謝謝各位忍受我只為了說一句話而演了這麼長的情境劇。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