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zards Can't Fly

關於部落格
—they EAT flies.
  • 9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到底是誰 -- 戴佩妮2008演唱會

會注意到她的契機,其實很令人莞爾,
就是身邊有朋友,容貌跟Penny幾分神似,如此而已。

但是卻因為這個契機,
讓她的音樂陪伴我走過了接下來的日子。


三年前,Penny的第一次個唱,我並未缺席,
三年後,第二次的演唱會,我當然還是坐在台下聆聽,
尤其近來曾傳出她會慢慢淡出幕前的消息,
讓我覺得,應該盡量把握每一次能聽到她公開現場演出的機會。


講到這個,忽然想起,
Penny現在是少數我願意掏錢購買唱片的歌手,
沒想到她卻決定不發行實體專輯,改採網路線上音樂的形式,
讓我有「不想買的一直出,想買的花錢買不到」的感覺,
雖然我還是有付費下載,但少了那片CD,
好像還是少了些什麼。
還好,這次演唱會順勢推出的「數位單曲限定紀念冊」,
雖然仍然沒有CD,但是已經可以填補大半的遺憾了,
尤其一些歌曲製作的資訊,這部分是創作人的心血,
卻常被網路下載MP3的人所忽略。
(一如我在「鋼鐵人」一文中提到的電影片尾字幕。)


這次的場地在國際會議中心,比上次的台大體育館舒適很多,
我買的第十排位置距離舞台相當近,視野也很清楚。
整場演唱會包含安可曲和特別來賓的演唱,
唱了29首歌,我就來記錄一下我特別有感觸的幾首。

 



第一首歌,是這次新發表的數位單曲之一:Lafite.
而這首歌的其中一句歌詞,也正是此次演唱會的slogan:
「我到底是誰?」

 

作為開場,這首歌其實很有巧思,
舞台罩著薄薄的白色布幕,再打上燈光,乍似「聞聲不見人」,
但卻又可隱約看得見Penny的影子正彈著鋼琴。
那種帶著迷幻的曖昧感,正是這首歌的意境所在,
而且第一首歌,Penny能夠不用立即面對滿場的觀眾,
其實也可以避免緊張而較快進入狀況。

「三點 L.A  Mr.Cigar在準備
  葡萄酒杯  等候侍奉著人纇
  邂逅曖昧  模糊又帶點凄美
  啼笑皆非  誰報復了誰」

很快的,來到第二首歌,同樣是數位新歌的「看見聽見」。
白色布幕隨著前奏拉開,如同歌名點出的,
觀眾可以清楚的看見、聽見:
聽見Penny用鋼琴自彈自唱,也看見她彈著鋼琴的雙手上,
各綁著兩條從上方垂下來的繩索,
繩索盡頭則是一雙看不見的手,操弄著。

Penny雖然是藝人,但一向率性,
大剌剌的個性,不愛被拘束,
常可以從很多地方感覺出她對於演藝圈的無奈、及掙脫的渴望。
這首歌,就用再鮮明也不過的場景,來訴說這個念頭。

「什麼時候我才能看見
  你真摯的表演
  什麼時候你才能聽見
  我幸福的殘缺」

果然,在歌曲進行中,她就掙脫了手上的繩索,
找回自由。

其實感覺得出來,Penny在演唱會的開端還是有點緊張的,
聲音有點放不開,肢體表情也稍稍僵硬,
這老毛病在三年前那一場更是明顯,我記憶猶新,
Penny跟一群打扮成娃娃衛兵的舞群一起演唱「遊樂園」,
那種不自在完全寫在臉上,一直調整著似乎是出了問題的耳麥,
直到她說:「算了,弄不好乾脆不弄了。」
然後率性的把耳麥扯掉,原本的Penny才被解放出來,
造成演唱會前段意外的高潮。

很高興這一場,Penny也很快地掙脫生澀的困擾。

 



Penny在2005年發行的「愛瘋了」,
是一張情緒滿溢、能量高漲的專輯,
同名歌曲「愛瘋了」獲得當年金曲獎的最佳作曲,
每次演唱這首歌的時候,Penny都會表示,
面對這首歌裡的糾結,是需要勇氣的。
而這張專輯中的「Amen」,則是另一首情感強烈的歌,
不是喃喃禱祝,而是以近乎絕望、憤怒的口氣,
向上帝哭訴那些碎心斷腸的疑問。

 

上次的演唱會,這是兩首最讓我悸動的歌。
而這次,這兩首歌也沒讓我失望。
雖然「Amen」尾奏的獨舞沒了,
但新編的激昂曲風同樣震撼,
重節奏的搖滾仍蓋不住二胡的蒼涼悠揚,非常催淚。
而「愛瘋了」在結束前那段狀若癲狂的自言自語,
「請尊重我的...尊重我的...尊重我的...」
唱得很瘋、也很痛。

「我的告解就是我的眼淚我的哭泣聲
  我很難過你明明都聽見你卻不過問
  我要的人為何不能和我一樣的那麼忠誠 Amen」

「我愛瘋了 我瘋到自己痛也不曉得
  放棄了保護自己的責任 放棄了抵抗脆弱的天份
  我不管了 我不管這傷口能不能癒合
  選擇了你也許是錯的人 選擇包容了你的不安分
  請尊重我的選擇 我想我瘋了」

 



演唱會的第一波大高潮,
該是「兩難」這首連在數位平台都還沒發表的歌曲。
這首溫柔婉轉、帶點中國風的抒情歌,
她獻給自己人生中那些需要做出困難抉擇的時刻,
也在舞台上、在樂聲中、在驚呼的觀眾面前,
Penny做出了一個困難抉擇——
剪去了一把長髮。

 

冷眼旁觀的話,當然可以說,這是為了噱頭和舞台效果。
但長髮對於女孩子的意義畢竟不同凡響,
而且配合上Penny在演唱會後來做出的宣稱:
「今天是我下半輩子的第一天」、
「接下來又要消失一段時間去流浪」、
「我到底是誰其實不重要,不知道自己是誰,
  才能不斷向前尋找。」
......
那綹剪下來的長髮,就象徵著更意味深長的告別了。

「我說去亦難留亦難怎麼辦
 有些話只能偷偷拿出來紀念遺憾
 我說愛亦難恨亦難分作兩半
 有些人注定和寂寞相伴
 有些人注定只能作伴」

 



還有很多歌都很過癮,

 

像是特別來賓黃大煒的「讓每個人都心碎」(Penny合唱)、
「你把我灌醉」(黃大煒獨唱)。
他真的好強,聲線和情感都醇厚到無以復加。

還有大合唱的「怎樣」、「街角的祝福」;
又叫又跳、氣氛high翻的「霸道」;
改成重搖滾版的經典情歌「你要的愛」;
以及壓軸阿Ken出現全場驚豔的「吹嗶嗶」。

嗶嗶吹完,大家當然意猶未盡,
安可聲中,Penny重出舞台,演唱第一首跟大家認識的創作,
「不想」。
對於一路支持的歌迷來說,這種多年前的老歌,
當然有種說不出的感動。

值得一提的,是在這首歌之後,
舞台幕也落了、場地燈也亮了,
甚至連大銀幕都開始播放離場訊息與廣告,
有些人開始慢慢離場,但一些聽不過癮的歌迷如我,
還是不死心的大喊安可,我甚至趁著散場人潮混亂,
從第十排一口氣跑到了舞台前面。

哈哈!皇天不負苦心人!(用在這裡好像怪怪的~XD)
安可聲中,Penny和她的團員「D-Power」(低能團~XD)
又穿著輕便的服裝回到了舞台,
全場大概還有七八成觀眾,齊聲歡呼,也紛紛往台前靠近。

最後被我們「凹」來的這兩首安可曲,
燈光很簡單、伴奏很輕快、Penny也唱得很瀟灑,
她還開心的一一握了那些衝到台前的歌迷的手,
(喝!!!我...我握到了!!!哈哈哈!!!!)
為演唱會作了一個「很Penny」的ending。

 



Penny是一個很勇敢的女孩,
剛滿21歲那年,離鄉背井到台灣來唱歌,
在她的音樂中,我聽到了她的生命、她的故事,
也豐富了我的生命、我的故事。
「四季天」讓我哼哼唱唱中忘掉許多煩惱;
「街角的祝福」治療我兵變失戀的情傷;
「不一定」帶給我做決定的勇氣;
「轉眼」刻畫著學生時代的真摯情誼;
還有好多歌,一路以來的陪伴。

 


偶像,其實就是每個人的一段青春記憶吧。
Thank you, Penny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