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zards Can't Fly

關於部落格
—they EAT flies.
  • 9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另一場決賽 Ⅰ

除了那時候capital曾經有人找去錄音室試唱之外,
三立準備推出的新節目"Supre Idol",在八月中也主動打電話聯絡我,
希望我去試唱。


「那就再去玩玩吧!」


聽工作人員口氣,本來以為就是找一些有參加歌唱比賽經驗的人去唱唱看,
沒想到,我按照時間去到指定地點,現場竟然塞得滿滿的都是人!
一層樓的小節目製作公司,擠進了近百人排隊領號碼牌想一展歌喉,
而且還陸續一直有人在現場報名!
聽身邊人聊天才知道,原來這是網路上公開募集的試唱會,北中南加起來會辦好幾場。
現場摩肩擦踵、人聲鼎沸,把我弄得非常煩躁,
跟金旋獎時大家都一副清純學生樣截然不同,有非常多不知道哪裡找來的想紅怪咖,
奇裝異服者有之、奇形怪狀者有之、喧嘩尖叫者有之,
再穿插著工作人員不耐煩的吆喝,整個現場的「格調」讓我非常不舒服。
我看著自己領到的七十幾號,想到大概要等兩個小時,當下就想走人了,
但既已空下時間、長途跋涉,小雞也勸我「既來之,則唱之」,
所以我還是耐著性子、忍受被一群俗不可耐的人包圍的感覺。

金旋初賽還有一分鐘,這邊卻只有三十秒,
試唱就在一間小房間裡進行,有攝影機對著你拍,
兩個評審覺得聽夠了就會按鈴趕你出去。
排隊等候時,小房間隔著門傳出來的歌聲水準落差很大,
也有才唱「緊緊相依~」半句就聽到「噹~」一聲的。
(我強烈懷疑是評審已經不想再聽「背叛」了.....)
輪到我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,我又餓又渴,排隊的時候又沒得開嗓,
喉嚨整個黏在一起,想說隨便唱唱就回去好了,
果然,才唱兩句評審就一邊吃飯一邊按鈴,好像連頭都沒有抬。
「換一首。」
啊?我只準備一首耶?怎麼辦?只好隨便把腦中飄過的周杰倫給搬出來,
哼了兩句,又是一聲鈴響。
「謝謝。」


我就這樣帶著一肚子怨氣離開了那家小小的製作公司。


沒想到,過了三個禮拜,接到電話通知我進入「複選」的消息,
還跟我號稱是從幾千人淘汰到剩下一百人,叫我該感到榮幸。
如果說金旋進決賽是「驚喜」,那此刻的心情該是「錯愕」,
我真是猜不透那兩個評審啊啊啊啊!
不過,好吧,這遊戲還沒結束,就奉陪到底囉!

九月中的複選,基本上流程和初選幾乎相同,
不同之處在於,經過初選的淘汰,很多牛鬼蛇神一般的人物這次就沒看到了,
跟我一起排隊的參賽者,顯得「正常」許多,
我還遇到了高中學弟、遇到了好幾位金旋獎的其他參賽者,
雖然排隊等唱的時間依然漫長,但是也就沒上次難熬了。

可惜的是,喉嚨乾啞的問題反倒比上次更嚴重。
我第一句險些唱不出來,硬撐著勉強把副歌唱完,
心想複選評審果然比較賞臉,沒「噹噹」兩聲趕我出去。
評審還是那兩位,這次不但聽得比較專心,甚至還給我一些意見:
「你這歌....不好唱,選錯了吧?」
我報以尷尬的微笑。
「你挺適合留鬍子的,蠻有特色,不過建議你曬黑一點。」
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說我剛從帛琉回來,再黑大概也就是這樣了。
「下次,會讓你們唱一整首,請好好準備。」
什麼?
下....下一次?
我唱成這樣,還有下一次?

我不是很妄自菲薄的人,像金旋決賽我當時就覺得自己唱得還不賴,
但這次喉嚨乾成這樣,如果還有下一次,
我真的有點懷疑是不是哪位朋友偷偷幫我塞錢給製作單位。
所以我當成他是客套、對每個人都這麼說,
再次無牽掛無期待的離開了製作公司。

沒想到,一個多禮拜後,又接到電話,
原來,那不是客套話啊.......


所以,明天我就要去三立電視台,參加決選,
如果這次再通過,就要上電視,說不定又會被叫做什麼什麼幫的了,
雖然以我感冒初癒、今晚又上了三小時家教的喉嚨狀況,是不用作這種妄想,
但我從頭到尾,心態都沒變過——
「玩它個痛快!」


所以明天我又要去唱歌啦~祝福我吧~  <( ̄︶ ̄)>

 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