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zards Can't Fly

關於部落格
—they EAT flies.
  • 97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生命中的音符(四)

 

初賽前我就曾和吉他一把罩的老弟稍微提過,
開玩笑的說著如果晉級,就請他伴奏,從嘉義北上的食宿交通我來負責,
如今一語成讖,我第一個想到的伴奏人選當然是他。
不過,這混蛋,因為「畢業英檢」這玩意兒剛好卡死參賽日,所以沒辦法,
所以我們兄弟倆共同登台的華麗幻想也隨之破滅。
第二個考慮的人選,是高中時就曾留下遺憾的搭檔
    ——還在淡水唸研究所的幹大仔,
但可惜,因為時間太過倉促也只能作罷。

這時我開始有些慌了,一面猛打電話求援、懸賞,
一方面也做好了用三角鐵大鬧金旋決賽的心理準備。
所幸,人際網絡在這時候派上用場,願意伴奏的人選一一浮上檯面,
最後決定找政大吉他社的一位大三學弟,也感謝居中牽線的怡潔。

比賽在即,跟我的伴奏還不熟,結果賽前也只練習了兩次,
第一次練習時他甚至還以為我要唱的歌是「戀曲一九九○」。  XD
儘管練習機會不多,但我也知道決賽陣仗不是初賽可比,
所以在家裡喔喔啊啊的時間變多了,
也開始揣摩有什麼比較花俏的詮釋方法。
初賽的時候,我沒有張揚自己參賽的消息,
因為本來就只是自己想去玩一玩,也不覺得會得名,
那就乾脆低調一點,反正一分鐘就結束了~XD
晉級決賽後,我卻很興奮的想跟身邊所有人分享,
(除了論文指導老師:P)
因為這時候要是再低調,等到比賽結束沒得名,
就沒有高調的份了,哈哈哈!
不過,我的心態跟初賽時卻殊無二致,

「去玩個痛快!」

※※※ ※※※ ※※※ ※※※

六月二日,比賽當天。
早上彩排,我穿著一身邋遢,戴著眼鏡和帽子去試唱,
馬上就被其他組的伴奏來了一場震撼教育。
我和我的搭檔才剛「假結婚」,什麼默契也沒有,
而且準備時間非常倉促,
學弟編曲上沒辦法作太多變化,只好也走陽春路線。
結果看來看去,果然就是我們的搭檔最為生澀,
有好幾位是自彈自唱,嗯,大概比較不會有「搭檔默契」的問題~XD
而且看起來這些歌曲都是他們拿手招牌歌,非常熟練。
其中最「犯規」的有兩組,一個唱「飛機場的10:30」的男生,
我本來還替他擔心唱R&B伴奏不好找,結果他有本事找到一位keyboard高手,
一個人加一張琴就可以抵一支樂隊!
另一個唱英文歌的男生則是把他們flamenco音樂社團搬了過來,
一支名副其實的樂隊!
裡面的吉他手據我搭檔說年紀輕輕的就是「老師級」的人物了,
而他們使用的打擊樂器竟然是Cajon(參見http://0rz.tw/052XP)!
這兩組伴奏一出場的時候,現場都有被震撼到的感覺。

終於輪到我們使用舞台了。
我和搭檔正式來了一次,感覺很好,
還得到了其他組的人不知是風度還是鼓勵的掌聲。
雖然不像前述兩組派頭就嚇死人,但是我自己覺得很順,
重要的是,站在舞台上的感覺很平靜、很愉快,一點也不緊張,
很純粹地享受唱歌的感覺。

彩排完,再練習個幾次,我就暫別搭檔,
回家吃午飯、梳妝打扮,準備粉墨登場了。
再次回到藝文中心時,整個氣氛已經跟彩排時完全不同,
全部就定位的工作人員和器材,讓現場的空氣馬上就緊繃起來,
我的搭檔開始有點緊張,
我則是因為休息室充滿了其他組的練習聲音而有些煩躁。
(flamenco樂隊那組的鼓真的太吵了,我連戴耳機聽mp3都聽不清楚....)
還好,等待的時間不會太長,很快我就站在台邊等待了。
當主持人唸到我的名字,我步向前台,spot light迎面而來,
我微笑了。
我甚至還要想辦法克制住別笑出聲、別失態,
真的很開心。
我沒有馬上開口,而是停了幾秒鐘,讓自己多感受一下這刻的愉悅。

簡單的開場,進前奏,然後,唱。
跟初賽一樣,我不記得自己到底唱得怎麼樣,
留在腦中的記憶,彷彿是回到了小學畢業典禮,那個唱歌的小男孩,
也不在意身邊的可愛女生、也不在意自己究竟唱得如何,
就只是很專心的,唱著,
滿足著。
尾奏的最後一個音流洩,台下響起了掌聲,
我激動的跟我的搭檔擊了個掌,因為這是我們配合得最順利的一次!
腦中就是「過癮」二字!太過癮了!!

下了台來,由於「過癮」衝腦的關係,一時之間不知道哪來的自信,
覺得自己說不定有機會撿個名次~XD
不過當我開始聽其他參賽者的表演,聽到兩位唱英文歌的選手後,
思緒稍微回到了現實,就是「我唱不贏這兩個傢伙」。
果然,最後宣布名次的時候,這兩位剛好分據二、三名,
冠軍是誰呢?評審很機車,在宣布的時候還先說了句
「很高興你們能把冠軍留在政大。」
害我心跳漏了一拍~XD
不過當然不是我,是另一位唱「阿嬤的話」的選手,
可惜他在演唱時我正處在一堆噪音中,無緣第一時間聆聽,
他唱得非常有感情,感動現場許多人和所有的評審,第一實至名歸。

※※※ ※※※ ※※※ ※※※

雖然沒得名,但是我真的很滿足,這一次玩得非常開心,
而且就我自己不要臉的評估,我應該也有前五名的實力!XDDDD
好吧,至少也是前十名啦!
更何況還有「安慰獎」,被維京唱片公司的人員相中,去錄音室試唱。
(這是另一個故事了,大意就是他相中了我和另一位也沒得名的女生,
  大概除了歌聲外還有其他考慮因素。然後我當天幾乎燒聲的情況下去錄音,
  製作人很委婉的告訴我唱歌時感情不夠,還有年紀太大了。XD
  我心中的抗辯是:雖然他講的的確是我唱歌的大毛病,
  不過以那天的狀態而言,我連把音唱出來都很吃力了,
  更別說放什麼感情了;至於年齡,哈,我還比楊宗緯小一點啊!XDD)


總之,這一次的經驗,讓我非常愉快,
也讓我重新回顧了自己生命中的所有音符。
如果能夠重來,我會認真的上音樂課、我會堅持把吉他練下去、
我會不怕丟臉的參加各個歌唱比賽;甚至不要臉的說,若有機會,
我也願意尋求更專業的歌唱訓練,讓它成為我的專長,或事業。

至於現在,雖然有些事情為時已晚,但也有些還來得及。
我重新拿起了吉他,努力看懂樂譜上的小蝌蚪,
也感受指尖傳來的疼痛與愉悅。
希望不遠的將來,我自得其樂的哼哼唱唱中,
不再只有歌聲,還有琴聲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